啰啰嗦嗦的挖坑狂(๑˙ー˙๑)暑假填坑,一定填完。

【周叶】冬至之时

#有些OOC

#一发完结,短

#古风依旧需要练

#有些像叶周的周叶,避雷

#接受往下




我径直地自个儿走到家时已经将近深夜,干了一天活儿只换了这么几个铜板也是的确不划算。
跨进门就看到父母正在招待两位衣着华丽的公子:一位穿着黑色的衣袍,腰里别了一枚血红的玉佩,另一位着素白衣裳,腰间佩了一把轻剑。
也真是稀奇。如今用重剑的人比比皆是,甚至连女子也是这样,怎么这白衣公子却佩着一把轻剑。
更值得一提的是那白衣公子的样貌甚至要比花楼的头牌,卖艺不卖身的那种长的还要好看.......唔,是俊秀。
看到他们看向我我赶紧跑了过去,问他们要些什么吃食。
哦忘记说了,我家是开驿馆的。
“普通的小菜就好。”那位黑衣的公子这么说道。他的声音温润如玉,很是好听。
约莫是我看呆了也听呆了,愣是站在原地没有挪脚。
“看呆了?也对,我家小周生的这么好看。”他像是夸着珍宝一般的神情让我有些迷惑。仔细想了想,或许那位姓周的白衣公子是他重要的人吧。

等菜上来已经是半个时辰后了。父亲打着辑向两位公子道歉,说着今天是冬至,为了祭祖驱鬼连炉灶都没有开。
我以为他们会生气,谁知两位公子不愠不恼,更出乎我意料的是黑衣公子居然转头看向我,“像听一个冬至的故事吗?”
他的声音十分有诱惑力,我想都没想都点了头,自觉地坐到了对面的椅子上。
他不知从何处抽出一把扇子,“啪”的一声展了开来,讲述起这个故事:
“这是很久前的故事了,十年前......哦对了,你知道叶秋吗?”我点了点头,他似乎脸上染上了一点笑意,“没想到十年了还有人记得。叶秋啊是个除鬼师,这是世人所知晓的,但人们都不知道的是啊,他还是一名出色的灵媒。那一天,他和嘉世的弟子一起去皇城为皇帝驱鬼,那一天啊也是冬至。”
他喝了口茶,又继续往下说:“那时他在皇城里看见了一枚红色的脂玉。看到的第一眼他就知道那块玉不同寻常。赤色,本为大吉。但他却在那上面看到了灵的痕迹。”
他顿了顿,我乘机问道:“灵?那是什么?”
“听我讲下去,”他看向我,眸子里似乎有些忆念,“灵,其实就是鬼。但跟鬼不同的是,灵的执念不伤人。他们总是对着某样东西有着莫大的执念,才会久久留在人世,不肯离去。他会想方设法的接近那样物什,哪怕对自己有害。”
“后来呢?”我问道。
“后来啊,叶秋想方设法找到了那个了灵。一看,那就是皇帝要驱除的鬼,他自个儿的三儿子。叶秋呢就顺了他的愿带了那只灵回去。再后来啊,叶秋触碰到了除鬼师的大忌———他爱上了那只灵。终被嘉世驱逐,浪迹天涯。”说到这里,他以轻快的语气结尾,又“啪”的一下合上了那把扇子。
“您……为何知晓的那么清楚?”我忍不住心中的疑问,“莫非您就是叶秋?都说叶秋长了一双骨玉做的手,您………”
正在我准备继续问下去的时候,黑衣的公子先开了口,“不,我叫叶修。”说完就扔了二两银子在在桌上,和白衣的公子一起走出了门外。
“少年,把门关好吧。今天是冬至。”叶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轻到了几乎没有分量的地步却又带着真实的笑意。
我跑出门外,四处张望了一番,但大街上空落落的,半个人影都没有,更勿论两个公子的身影。
一阵风吹来,让我打了个哆嗦。赶紧把门合上,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唔,真冷啊,今天是冬至啊。
—————————————————————————————————
碎碎念时间
相信我真的是HE【正直脸】
晚来的冬至脑洞w
写的时候胃疼的不得了,所以才会晚了一天
po主青语,勾搭随意【笑】

评论
热度(19)

© 卿丶青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