啰啰嗦嗦的挖坑狂(๑˙ー˙๑)暑假填坑,一定填完。

这张画的没有上一张好qwqqq摸大头会上瘾真的。

第一天
自己的日常人设完成【笑
只会摸大头悄悄跑走

绘画蓝鲸日常,青语语的flag高高挂起😂

修修生快!

最近过得疯了要考试了不码文了嗷
叶神生快!刚遇到你的时候你才十七岁,转眼你就二十岁了,有幸在美好的年华遇见最闪耀的你。

挖坑狂魔青语天坑统计【对勾】

嘛忽然想起来要考试了所以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并不)所以统计一下自己挖的坑,原耽也好同人也好,都放在这里吧,tag我会都打上,如果有感兴趣的话可以暑假来定时吃粮,一定会填完的,一定,一……一定【坚定】
。。。。。。不其实我有点虚,嗯不管了,填,就是填。
不嫌弃我的文ooc和渣的话,欢迎来和我一起在暑假玩耍【笑意】
嗯以下统计。

【全职高手】

1.【all叶主周叶】荣耀马戏(马戏团paro)

2.【all叶短篇合集】二十四番花信风
梅花大概会改吧毕竟太烂俗了?
这个系列欠的(大家给的梗):1.黑道误会梗(出自:id布尔什维克
2.文州总裁修修秘书(出自:id一只想日翻叶神的ball子
3.abo(出自:id萧旬说...

【林秦】你在,阳光也正好(一发完w

#不给大宝戏份

#苹果用来告白也只有你了林涛x

#与原著真人无关

#他们属于作者,ooc属于我

#小学文笔orz

刚处理完案件,这两天不眠不休的秦明终于有时间在办公室里磨上一杯咖啡。

现磨,两个小时之内煮好。

总是不嫌弃麻烦的秦大科长手脚利索,很快手里就捧了一杯还冒着热气的咖啡,靠在自己的椅背上,慢慢的抿着。

很少见的,秦明在发呆。如果现在有人推门进入法医办公室的话就有幸可以观赏到他少有的目光发直。不过估计之后会收到秦科长的眼刀,绝对要比现在警局外的风还要冷上个几倍。

自己到底对林涛是什么情感呢。对于情感白痴秦明来说这个问题真的很难。他思索了很久,想要找哪怕一个不是很贴切但合理的词来解释。

可是他找不到任何一个词...

【策藏】七日葬心(一)

嗯po主总是把要说的话放在前面啊,嫌弃po话多的可以不看……嗯,这一章码出来的字数也不是很多,大概以后每一章都会是这样吧。放心有按照大纲好好的走下去。不过这一章和下一章的唐毒会有点多,小心了有雷的各位。
嗯,铭记活在回忆里的军爷。

依然是废话连篇的食用说明

#cp为藏策,副cp唐毒,暂且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的cp,有不适者请绕行

#这一章唐毒略多

#军爷一直活在回忆里

#时间线混乱真心求不深究

#唐毒设定来自po主

#文笔渣

#十章完结

#BE,再说一遍BE!!

OK,无过敏不适者请往下

第一日
当真正走出山庄,我才真的发现我没有什么方向感,就连穆语的方向感都比我好。
“问水,你确定你自己一个人出来过?”当我们终于正常的...

【策藏】七日葬心(序)

先容许po主自己说一点儿话。
其实这篇文的灵感来自于《参商》,po主知道这是一首有点儿时间的歌,但从来没有听过超过半首。其实军爷和二少是能好好甜一把的,但po主还是决定了要写BE,好不容易决心开文,那就好好用心用情写下去。军爷有军爷自己的责任,二少有二少的自己决定。

其实这么煽情不适合我。但没办法我要写的是BE啊【摊手

好了食用说明

#cp策藏,副唐毒。有cp不适者绕行

#军爷的戏份基本是活在回忆里

#BE决定好了不会再变了

#世界观混乱不要在意

#十章完结

OK,无任何过敏不适症状者请往下吧~



一直以为,他说的所有的话都是真的,可以百分之一百的相信。我自愿的把自己的心拿出来,笑着放在那人的心旁边。一次又一次...

最近这首歌循环到停不下来啊。。。。。话说大家可以去听听原曲,游戏《最终幻想4》插曲《爱のテーマ》,完全不能比拟的说。。。。。超魔性,和陆行鸟虽不能比但是hhhhhh

唔,我把故事也粘上,虽然可能大家都看过了的说。。。入坑晚不能怪我

---------------------------

佛寺深深,钟声悠远飘来,伴着木鱼敲响,往事回首如画卷在脑海中展开。

那年,树下……
  老方丈敲着木鱼,手中拨着念珠。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师父,三皈依是什么故事?”小弟子问方丈。
  “呵,三皈依,就是…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老和尚停顿,三…皈依么……
  “师父?”
 ...

【周叶】冬至之时

#有些OOC

#一发完结,短

#古风依旧需要练

#有些像叶周的周叶,避雷

#接受往下

我径直地自个儿走到家时已经将近深夜,干了一天活儿只换了这么几个铜板也是的确不划算。
跨进门就看到父母正在招待两位衣着华丽的公子:一位穿着黑色的衣袍,腰里别了一枚血红的玉佩,另一位着素白衣裳,腰间佩了一把轻剑。
也真是稀奇。如今用重剑的人比比皆是,甚至连女子也是这样,怎么这白衣公子却佩着一把轻剑。
更值得一提的是那白衣公子的样貌甚至要比花楼的头牌,卖艺不卖身的那种长的还要好看.......唔,是俊秀。
看到他们看向我我赶紧跑了过去,问他们要些什么吃食。
哦忘记说了,我家是开驿馆的。
“普通的小菜就好。”那位黑衣的公子这么说道。他的声...

1 / 2

© 卿丶青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