啰啰嗦嗦的挖坑狂,不填,主要是懒

【底特律/警探组】DETROIT:Become Father底特律:成为奶爸(2)

#脑洞来自 @北堂伽罗___肖战DAYTOY 包涵我这个蠢不拉几的文笔


#私设Hank的儿子科尔

 

#ooc

 

#接受往下

 

(2)

当爱丽丝在临时搭的行军床上睡着的时候已经深夜了。面容精致的YK-500在连日的逃亡中似乎习惯了恶劣的睡觉环境,或者也可能只是超出一般孩子的忍耐与毅力在促使着她适应。Cyber Life贴心地设计出YK-500,让她模仿了一个真正的孩子的一切行为,当然也包括了不自觉的缩成小小一团,被好好包裹在被子里。

这真的是一个孩子。Hank不由自主地在心里感叹一句。

无论怎样淘气的孩子,合上了那双灵动的眼睛,放心地陷入睡梦的怀抱的时候,总是显得尤其乖巧和脆弱。

Almost like Kohl. 尘封已久记忆忽然如同潮水一般涌现,Hank看着Alice平静的面容,蓦然眼框一凉,有什么和体温稍稍差了一点的液体落了出来,顺着脸颊溜进了灰白色的胡子中。


“Lieutenant,发生什么事了吗?”刚洗完碗盘的警探家用型Conner从厨房走了出来,“Alice睡着了。”走近行军床,Conner似乎松了一口气。“不,我没事。”Hank用力眨了眨眼睛,转过身揉了揉眼睛。

“Eh...Kara......mom...”Alice忽然呢喃了一声,不安地翻了个身。Conner额角的LED转了两圈,伸出了自己的左手,褪去自己的皮屑层露出了光洁的白色机体,靠上了Alice小小的手掌。“你在做什么?”Hank一屁股把自己仍上了沙发,有些年代的老旧沙发顿时发出了不堪负荷的吱呀声,“过来坐会儿,Conner。陪我……陪我讲会儿话。”

“好的,Lieutenant。”Conner似乎对为何Hank的反常有点疑惑,但还是先把询问的优先级调到了听从Hank的指…不,Hank的话之后。


“…………Kohl was a good boy.”在长时间的沉默之后,Hank开口了,好像陷入了回忆中,“He was...so curious about everything,like everything was new to him.”老警探的语气温柔,似乎变回了那个意气风发年轻有为的警探。他顿了顿,似乎在在组织自己的语言,让自己看起来不要这么“难堪”。

“He was also a naught boy,Ha.”从茶几下摸出一罐啤酒的Hank小心翼翼地打开它,以免让它发出太大声音吵到Alice睡觉,“And I’m crazy to tell an fucking Android about these things.”

Conner安静地听着,他看起来那么平静,只有额角显示黄色的LED显示出了他不那么平静的心情。黄色的灯光一圈一圈地旋转着,Conner甚至放弃了去观察就在身边的他的Lietenant。“Hank,我很高兴你对我说了这些。”Cyber Life最优秀的社交仿生人几乎拿出了自己80%的内存仔细地考虑着措辞,澄澈的棕眼睛直视着自己的Lietenant,自己的伴侣,“And I will put my whole life on yours.”

“……damn Android.”不自然地扭过头不再去看认真的仿生人,“你这他/妈/的算是在干吗。”“我在表白,Lieutenant。”Conner一本正经的向自己的Lieutenant眨了眨眼睛。“Oh fucking that。”Hank把自己几乎一口没动的啤酒搁在了茶几上,一把揪住穿着正式的仿生人的领带,“表白应该是这样的。”说完不等仿生人反应直接吻住了那半张的薄唇。


Too much words tonight......



Tbc


念叨一些东西,不想看也可以跳过。根据照片来看,Kohl真的看起来是个活泼开朗的小男孩,然后,在回忆的时候,Hank也会变回那个父亲,而不是现在肆意酗酒,没事儿一个人玩俄罗斯轮盘的老警探吧。

私心用了全英文表达Hank想说的话,因为水平有限也不能写得更好了,在这里是一个遗憾吧。

感谢你们看到这里。这是一个你看得开心我写的开心的东西,希望能有小红心小蓝手!欢迎留言,谢谢你们!


评论(2)
热度(30)

© l傅珩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