啰啰嗦嗦的挖坑狂(๑˙ー˙๑)暑假填坑,一定填完。

【策藏】七日葬心(序)

先容许po主自己说一点儿话。
其实这篇文的灵感来自于《参商》,po主知道这是一首有点儿时间的歌,但从来没有听过超过半首。其实军爷和二少是能好好甜一把的,但po主还是决定了要写BE,好不容易决心开文,那就好好用心用情写下去。军爷有军爷自己的责任,二少有二少的自己决定。

其实这么煽情不适合我。但没办法我要写的是BE啊【摊手

好了食用说明

#cp策藏,副唐毒。有cp不适者绕行

#军爷的戏份基本是活在回忆里

#BE决定好了不会再变了

#世界观混乱不要在意

#十章完结

OK,无任何过敏不适症状者请往下吧~




一直以为,他说的所有的话都是真的,可以百分之一百的相信。我自愿的把自己的心拿出来,笑着放在那人的心旁边。一次又一次的亲自把他送上战场,一次一次的亲自迎接满身伤口的他。
还可以依稀记得一月前他提着战矛跨上那匹有着厚重板甲的马,回头对我说一月后在营地等我。但等到山庄接到聚义令时带来的已是天策军前线左翼全灭的消息。
他没有好好照看自己,就这样把我的心和他的心一起葬在了沙场上。我找不到他的人,找不到他的马,同样的找不到我自己的心。
但我找到了一把我送他的漂亮战矛。不过与那人相称的火红颜色多了一分凝重的感觉。

他死了。

在得到消息的一月后,我收拾了一下自己的着装,准备出个远门。我觉得我应该去和那个混蛋所有有关系地方看上那么一眼。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的心很疼,真的很疼,比上一次和那混蛋惹了五毒的穆语时,他给我们种的蛊还疼。但是到了现在,这种疼痛好多了。我还熟悉了一下如何运用长兵打架,感觉还不赖。
“问水,你终于肯出来了。”一把清润的嗓音在我刚要跨出山庄大门时响起,我转头看过去,没有意料之外,是穆语。他还是一身苗疆的服饰,一路走来,银饰互相敲击发出的悦耳响声不绝于耳。没有焦距的双眼看起来像是看着我一样,这是我总好奇的地方,听唐月说,穆语曾经被他的首领灵蛇使玛索炼成毒尸,全是靠着他自己修炼的毒经和补天决一点一点和毒性抗衡,才能够被五毒的长老救了回来,然后就瞎了一双眼睛。还是唐月自己拼了命连千机匣都一把塞给了别人,把人带了回来。
“想出去逛逛。”我是这样回答的。但穆语却像是能看见我手中的战矛一般摇了摇头,“走吧,我陪你。不会嫌弃我吧?”我微微的笑了一下,这样好像也不错。

混蛋李傲血,我会把这一切好好地、死死地记在心里,带进地府与你一遍一遍再说来。


TBC

嗯我知道序很短,不要打我之后的章节会长一些。
唐毒的设定来自我的另一篇未放出的唐毒文,在七日,也就是这篇完结后放出。

评论(2)
热度(4)

© 卿丶青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