啰啰嗦嗦的挖坑狂(๑˙ー˙๑)暑假填坑,一定填完。

【all叶短篇合集】二十四番花信风(序+一)

#这是一侯写一对cp,不过不变的是all叶

#有私设

#梅花的梗烂俗

#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停不下来的脑洞

#ooc

#接受往下吧

#我努力让这个梗变的高大上



二十四番花信风,应花期而来的风。

程大昌《演繁露》卷一云“三月花开时,风名花信风。”

南朝宗懔《荆楚岁时说》云“始梅花,终楝花,凡二十四番花信风。”

古代以五日为一候,三候为一个节气。每年冬去春来,从小寒到谷雨这 8 个节气里共有 24 候,每候都有某种花卉绽蕾开放,于是便有了“24番花信风”之说。

小寒:一候梅花、二候山茶、三候水仙;

大寒:一候瑞香、二候兰花、三候山矾;

立春:一候迎春、二候樱桃、三候望春;

雨水:一候菜花、二候杏花、三候李花;

惊蛰:一候桃花、二候棣棠、三候蔷薇;

春分:一候海棠、二候梨花、三候木兰;

清明:一候桐花、二候麦花、三候柳花;

谷雨:一候牡丹、二候荼蘼、三候楝花。

从这一记载中,一年花信风梅花最先,楝花最后。

经过 24 番花信风之后,以立夏为起点的夏季便来临了。



 一.梅花闻雪来

(一)

在秋去的初冬里,妖娆的红梅刚在枝头绽放。成片的梅林里落上了雪,衬的红色的梅花愈发显眼。

在其中最大的一棵梅树下,红衣的人影静静的坐在那里,面前放着一架檀木琴。忽然一阵微风吹过,人影似乎抖了抖,越发犹豫的手终还是拂上了眼前的琴。

轻柔的乐曲声给孤寂的梅林添上了几分生机,而在其中低唱的温润嗓音却显得有几分忧伤。

轻灵的双手在琴上弹奏完最后一个音符后缓缓的收了起来,伴随着红衣的男子抬起头后低低的叹息

“韩…….文清”

 

烦躁,现在韩文清心里很烦躁。

宫廷里的宴会最是繁琐。不是一句问安,一盏酒就可以解决转身走人的情况。若是可以偷偷溜走的话估计韩文清会毫不犹豫的离开。但很明显,被自己吓退的丞相家的小姐还依旧在远远的看着自己,要是就这么出去的话约莫着她也会跟出来,韩文清可不想自己招惹这个麻烦。

反观自己这儿的冷清,同样身为将军的周泽楷那里则要火爆很多。各家小姐争相围绕着他,周泽楷的脸正在持续升温。

在自己的席位看着自己的副将张新杰与各大臣交际的韩文清忽然觉得有些热。

兴许是刚才喝了不少酒的缘故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韩文清起身微微向坐在主位上的皇帝行了个礼,静悄悄的走出了大殿。

夜风微凉,吹在人的身上十分的舒适。如水的月光打在准备回自己的住处的韩文清的脸上,似乎磨平了他脸上凌厉的棱角,让他整个人都显得有几分柔和。

忽然,在走廊的转角有一个黑色的人影出现。借着微弱的烛光,韩文清看清楚了那人的脸——是微草的王杰希。

“韩文清,你托我的事我查到了。”王杰希见面也不客套,直说出了自己的来意并且手中递出了一个信封。

“谢了。”韩文清利落的收起了这个信封,转身就欲离开。

“等等,”王杰希似乎不想就这么放韩文清走,开口叫住了他,“你自己也知道,他并不想你找到他……”说到这里,王杰希像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短暂的停了停后又继续说道,“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我知道。当时我说过我会等他回来。现在也一样。至于这个”韩文清扬了扬手里的信封,“不过只是想确定”

“确定他是否安好”

韩文清在心里轻轻的补上了后半句,脚下毫无停顿的离开了转角。

 

随着门吱呀的一声打开,进门韩文清觉得自己的卧房里有什么异样。撩开不知何处来的重重的纱帘,自己的床铺上有着一个人。

“将军~~阿杏等了你好久了~”甜腻的女声与异样的甜香同时传来,韩文清觉得自己的头开始发晕。在心里暗骂一声之后韩文清撩开了床帐。

床榻上几乎半裸的女子娇羞的看了他一眼,看到俯身的韩文清之后闭上了眼睛,“将军你怎么这么心…….”话还没来得及说完,自称阿杏的女子就感觉身子一轻。睁开眼的时候看见合上的门以及被扔出来的衣物。

敢情自己被扔出来了!

阿杏低了低头,神色晦暗不明,手里攥着刚刚从韩文清衣袖里掉出来的一个信封。

幸亏是深夜,阿杏收拾好自己开始阅读起了手里的信。

————————————————————————————

碎碎念系列

这真的只是第一篇的一部分,请不要吐槽这个故事的烂俗性。

并且这是一个女配虐老叶的故事。不善长古风的我莫名有一天看到这个烂俗的梗改的各种cp文所以想自己写个韩叶的出来。【锅盖】努力高大上。

梅花闻雪来写完之后梗就会变的正常起来。

这里 逗比 帅比青语,欢迎各种勾搭。


评论
热度(11)

© 卿丶青语 | Powered by LOFTER